镗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镗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整合亚洲经济走出战略困局《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20 11:38:35 阅读: 来源:镗床厂家

整合亚洲经济 走出战略困局

和2000年初全球经济的歌舞升平相比,我们尴尬地发现全球经济正在陷入“蓝灯区”,美国“新经济”光环不再,单边主义急剧抬头;欧盟经济仍无起色,而失业却更恶化了;日本那边小泉则放出话来,为重建经济五年不看增长指标。谨慎地环视之后,也许中国经济正遭遇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最严峻的外部形式,中国应慎思谨行,整合亚洲经济,走出战略困局。

1、“日本病”前车可鉴;市场经济容不得虚与委蛇。从内部宏观经济形势来看,如果中国下半年不增发国债,那么估计全年GDP增速将很难超过7.5%,而持续发债本身则将给中央财政带来更为沉重的压力。市场经济就是市场经济,容不得矫饰,对其无非有三种态度,一是“驾驭市场”,即政府以为自己可以俯视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可以通过所谓“强政府”的“产业政策”来超越特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二是“增强市场”,即政府以为市场是某种外在变量,可以通过关系型融资等奇思妙想来使得“市场机制”更锐利;三是“紧随市场”,即政府承认自己经济干预能力的有限性,只是遵从市场信号尽量弥补市场失灵的缺陷。迄今为止,试图驾驭和增强市场的国家毫无例外地已在承受市场的严厉惩罚,其中尤以日本为甚,财政已经扩张至极至;而货币则更曾达“零利率”的尴尬,但日本经济硬是毫无反映,财政货币双失灵。而中国渐进改革积累的弊端,从银行业到证券业,从国企改革到社会保障,哪一点不带着深深的“日本病”的痕迹?朱总理曾经承认,“日本经济看不到希望,已经十年的停滞了。他们跟我们的问题差不多,银行体系混乱,坏帐、呆帐太多。他们的大企业有点像我们的国有企业,问题众多,反正近期内是不会有什么转机。”如果说1992-1996年是遍撒银钱,则1997年至今则是奋勇举债,现在到处大兴土木,到处在修铁路、公路,什么七纵八横之类。我国面临内部困局的明显标志是:不唯今年世界经济增长失速给我们带来更雪上加霜的冲击,而是渐进式改革已经到了必须向旧体制进行总清算的关键时刻,已容不得我们再对此虚与委蛇,其恶果,则是重燃经济增长引擎的改革“突破口”已从视野中消失。

2、美国经济虽和我不在同一战壕,却在同一乱局。从外部宏观经济形势来看,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战略意图也极不清晰。这也就是说,即使中美在投资、贸易方面的直接交往可以勉力维持,但美国经济从减速跌落到衰退的边缘,却将对世界经济造成冲击,并通过多种渠道传导到我国。尽管美国宣称其第一季度经济增长达到出人意料的1.3%,但市场普遍预期美国经济仅增长了0.5%而已。鉴于美国个人消费已明显疲弱、新经济泡沫仍在挤出、已“空心化”的传统制造业难以重新夯实,因此美国经济必然将步入“L”型的中期调整。鉴于美国经济每向下滑落一个百分点,世界经济就将跌落0.4个百分点,而世界经济每跌一个点,中国出口就滑落10个点。我国国际贸易素来是经济增长的主力军,且带有极其鲜明的以得自美欧的顺差支撑对亚太周边经济体的逆差的特点,因此今年我国贸易能勉励保持平衡已属不易,2000年度强劲的外贸增长显然将在今年急剧失速,出口增长放缓已是正争的事实,成为影响当前经济增长的重要羁绊。5月份出口仅增长3.5%,比上月回落7.6个百分点,创去年以来增速新低。其中对欧美和亚洲的主要贸易伙伴的出口增速均下滑了2-3个百分点。美国经济冲击全球经济,全球经济进而冲击我国经济,甚至较之当年亚洲金融危机这一外部冲击对我国的影响,来得更为猛烈和持久。

3.APEC面临挑战,中国需重新定位和整合亚洲经济。中国经济在亚洲的战略定位也摇摆不定。《圣地亚哥宣言》和《行动计划》显示出目前的大势是:2005年1月1号作为谈判达成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协定的最后期限,并在2005年年底前由各国审议通过,正式生效。这样,美洲自由贸易区FTAA包括北美、南美以及加勒比海地区的34个国家,涵盖8亿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15%。如此欧盟、美洲自由贸易区和APEC三大区域性组织构成全球贸易和投资基本架构的格局将基本确立。可以预期的是,美国自身的政治经济的困扰、对拉美后院的传统重视、以及对APEC非制度化的清谈而不务实的失望,必然使其对充当整合亚洲经济的热情多少有些冷却,而产生新一波的面向美洲内部的贸易转移和投资转移,即美国在选择贸易和投资伙伴时,会将美洲国家置于更优先的地步,对东亚国家显然意味着某种程度的“挤出”。由于亚洲经济一体化明显滞后于欧盟和美洲,并且美、日、中等大国对机制化的亚洲经济合作态度暧昧,利益纷争,越;所越多的亚洲开放经济体,例如澳新、日本和新加坡,正对北美自由贸易区表现出浓厚兴趣。应该说,中国在推动整合亚洲经济方面是有潜质的,我国得自欧美的贸易顺差,基本用来支撑在东南亚的逆差;而得自海外的投资,则主要集中在东亚,如果中国不能在经济成长方面有出色的表现和战略定位,填补美国因启动FTAA而对APEC丧失的热情和形成的真空;留住亚洲开放经济体因APEC的清谈和制度建设迟缓,而掉头东进,倒向北美,则中国将面临更为分崩离析、而不是更为整合的亚洲经济。

结论:中国经济已经步入后亚洲危机的战略困局中,宏观经济依然难以乐观。在2001年5月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因住宅投资和更新改造投资的强力拉动而增长了17.6%,增速比去年同期平均加快了8.1个百分点。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1.1%,比上月加快1.4个百分点。投资和消费的双增长显示出“内需”确有启动的可能,考虑到各国经济可谓“哀鸿遍野”,中国能维持在7%的实实在在的增速,即使在苛刻的《纽约时报》社论中看来,也应属在世界上一致独秀的了,这已足以保证欧美城市在多年仍是旧观的同时,我们却在日新月异。但20年来中国经济已从轻重不彰的封闭经济成长为全球化中的大国经济,因此需要自身在多边架构中作出更长远的战略性定位和策略。亚洲危机时,中国曾以外贸零增长和人民币不贬值创造了1998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奇迹,而今,更需要中国整合亚洲经济,走出战略困局。

八月瓜多少钱一斤

长沙度假村

白石子

陶瓷过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