镗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镗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京华周刊中国移动帝国反腐风暴

发布时间:2021-09-10 14:37:56 阅读: 来源:镗床厂家

京华周刊:中国移动帝国反腐风暴

张春江,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副总经理,中移动公司“二把手”,2009年12月被调查,目前已被“双开”;

施万中,中国移动人力资源部原总经理,公司党组成员,2009年12月下旬被法院带走。此案2010年在河南省鹤壁中级人民法院被正式提起公诉。一同涉案者包括他的妻子,但审理结果没有公布;

林东华,湖北移动原副总经理,2009年4月巨额贪污受贿案发。2010年4月22日上午武汉市中院刑事审判三号庭开庭审理此案。院方表示,案件涉及“国家机密” ,不公开审理;

李向东,四川移动数据部原总经理、中国无线音乐运营中心原总经理,2010年3月畏罪潜逃加拿大。之后不久有消息说他已被捕,但未有官方确认。不少业内人士称,李向东目前在逃;

李华,四川移动原总经理,2010年6月25日被“双规”。目前该案还在调查,尚未到起诉阶段。李华贪污受贿金额,有千万元至20多亿元多种说法;

沈长富,重庆移动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2010年10月22日被带走接受调查。此案尚未到起诉阶段;

马力,中国移动数据部原副总经理,2011年4月初被带走接受调查。此案尚未进入司法程序;

叶兵,中国移动原数据部部长、卓望控股原CEO,2011年5月18日被带走接受调查。此案尚未进入司法程序;

他们曾经是中移动权倾一方、光华四射的风云人物,如今却成了中移动讳言的污点与耻辱。

序幕

张春江落马

震惊业界的中移动窝案,要从张春江出事谈起。

张春江,2008年6月起任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副总经理,中国移动(香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董事长。至2009年事发时,他已在中移动“二把手”的交椅上坐了一年多。如果不是因为事发,他本来有可能成为中移动董事长王建宙的接班人。

根据国有大型企业退休年龄政策,相等于副部级官员的高管退休年龄为60岁。1949年出生的王建宙当时已接近退休年龄。凭张春江的资历,根本没有竞争者。

早在1999年12月,张春江就已担任信息产业部副部长、党组成员,负责电信监管事务,此后,他又长期在中国通担任党组书记、董事长、总经理。2008年,中国电信改革,中国通并入中国联通之时,张春江进入中移动。

一、张这符合国外的常见模式春江与“老同学”宋世存有诸多利益瓜葛。宋世存和张春江及其前妻姬蓉,均为北京邮电大学同学。宋世存曾任前信产部部长吴基传的秘书,对张春江的提升曾多有助益。后宋世存因泄露商业机密获罪,出狱后从商,张宋两人一直密切联系。

二、张春江主政通时财务造假,引起与通合并后的新联通不满,经审计部门介入,翻出了陈年旧账。

三、张春江与“密友”张锐互相勾结,贪赃枉法,贪腐金额据说不下千万元。张锐是电信业界能量超群的中间人。张春江与张锐结交时,已官至大连邮电管理局副局长。

坊间争议较多的,在于张春江案的调查逻辑:

一种说法是,有关部门先是发现张春江和宋世存之间存在购房资金来往问题,随即调查张春江,进而将已经封存的通旧账重新翻出来审计;

另一种说法则是,中国通与中国联通合并成为新联通前,通公告半年净利逾58亿元,而联通接手后却发现,通实际亏损达200亿元。联通忍无可忍,有关部门于是盯上曾经主政通的张春江,并着手调查张春江身边的人,包括宋世存、张锐,以及张春江的“女友”王晖,从而查出了他的系列问题。

依照第一种说法,有关部门当初只是想查清张春江和宋世存之间的瓜葛,那么,张春江出事便有较大的偶然性。依照第二种说法,有关部门当初主要是想调查通旧账,那么张春江倒台则是必然。

无论哪一种调查逻辑更接近事实,业界较为认可的说法是,张春江胆大妄为,落马应属必然。

有关此案的最新进展是,张春江目前已被“双开”,不法所得已被收缴,案件将于近期移交检察部门审理。

张春江落马,后果非同小可。他撕开的,是整个电信行业的腐败黑幕。所以,张春江落马之时就有人预言,电信业的“太平日子”过去了,张春江并不是被抓的最后一人,而是第一个人。

张春江案触动了电信业最敏感的神经,中国移动的反腐序幕就此拉开。

开局

施万中被查

张春江落马的当月下旬,施万中(中移动人力资源部原总经理)在深圳开会时被河南检察院带走调查。

施万中案发,涉及多方面问题。其中一条调查线索,直指他在担任安徽移动总经理期间涉嫌巨额受贿,金额达5000万元人民币。

另一条调查线索,则涉及当年著名的“西门子行贿案”。

其实,早在2006年11月,“西门子行贿案”便已曝光。美国司法部文件称,为了从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市场获得订单,西门子总共支付了上亿美元的贿赂款。

此案曝光后,有关人员涉案案情在西门子的海外诉讼中通过正常途径送达中方,“问题人员”当中就包括施万中。大致的涉案情形是,在施万中担任安徽移动董事长兼总经理期间,一家咨询公司收取了西门子500万美元的“咨询费”,而这家咨询公司的注册法人,正是施万中的妻子。

施万中被调查发生在张春江落马后不久,由此引发了坊间一系列联想。有一种说法认为,张春江案发后,中国移动集团、各省公司纷纷开始对管理层展开清查,有些省公司的管理人员甚至被要求“不准离省,随时准备接受调查”,部分省公司账目也被重新开封审计,由此翻出了施万中案。

施万中案与张春江案是否有关,目前尚无结论。但有消息人士透露,施万中之所以能担任中国移动高管,正是受到了张春江的重用和提拔。

施万中出生于1960年,1982年获南京邮电学院工程学士学位,早年一直在江苏工作,曾历任江苏省移动通信局副局长,江苏移动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兼工会主席,在短期出任中国移动总部络部部长之后,2002年调任安徽省移动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09年4月,施万中担任中移动人力资源部总经理、党组成员,晋升中移动高管行列。

其实,安徽移动的高层管理问题一直充满争议。早在2003年,新华社即报道过其管理层把主营业务中的高收益部分独立出来,成立私人公司,获取高额利润。此事虽经曝光,结果却不了了之。

在施万中出任安徽移动董事长兼总经理期间,从2002至2005年底,安徽移动运营收入从35亿元增至63.4亿元,年均增长率达27%,净利润从6.2亿增至13.75亿元,增长了1.22倍——业绩及荣誉的光环一时掩盖了受贿等腐败问题。

2010年,施万中案在河南省鹤壁中级人民法院被正式提起公诉。一同涉案者包括他的妻子,但审理结果目前还没有公布。

继施万中之后,主政四川移动的李华、主政重庆移动的沈长富,皆因贪污受贿落马。

深入

李向东出逃

施万中倒台,或许只是张春江案的余震。张春江案真正对中移动产生核爆炸式连锁反应的,是中移动川蜀势力的崩溃。

在此次中移动窝案中,李向东(四川移动数据部原总经理)事发四川,李华(四川移动原总经理)、马力(中国移动数据部原副总经理)均为四川人。

中移动四川势力的纷纷落马,与张春江案之间有一个重要的纽带——张春江的“密友”张锐。

张锐,别名张皓铭、张睿,1962年出生于北京,早在1990年代初就下海创办通讯公司,推销小型交换机,从而结识了当时在大连市邮电局工作的张春江,并获得了第一桶金。从此,在张春江的一路高升中,都有张锐事业逐步扩张的身影。

在电信行业里,张锐是一个知名的中间人,他的业务曾深入涉及电信各个环节。他手里掌握了电信业设备采购、广告招标以及电信增值服务业务的重要权力,掌握着进入“电信帝国”大门的密码。他在四川的电信界同样非常活跃,与李华和李向东有着多重关系。

在这场中移动反腐风暴中,在打击“电信业设备采购、广告招标”等环节的贪腐行为时,张锐可谓“贡献巨大”。

张春江落马之后,张锐开始浮出水面。张锐被调查之后,又牵出了他在中移动四川音乐基地的“业务经营”。张锐旗下公司不仅在四川移动承接了大量业务,其关系还与四川无线音乐基地的主要SP(增值业务服务商)——成都娱音科技有限公司有着复杂的交集。

张锐被调查,曾经引起了电信行业的恐慌。一些外国电信商的中国区业务负责人甚至直接跑出中国,以躲避调查。

正是在此时,李向东案发。

2010年3月24日,国家审计署进驻位于成都高升桥的四川移动集团,约见李向东等人谈话。早已是惊弓之鸟的李向东自觉末日降临,在给秘书留下掩盖行踪的短信后神秘消失。3月25日,李向东携数亿元巨款连夜出逃。坊间传言,李向东携带的人民币相当于单个地市级电信运营商一年的收入。

此间曾有消息称,李向东在逃跑途中被抓,但此消息目前尚未获得官方证实。

李向东案的影响同样巨大,并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在横向的地方管理层面,李向东的出逃直接引发了他的顶头上司李华的倒台。而在纵向的业务管理层面,李向东的出逃直接引发了中移动数据业务总部管理层的重创。所以,李向东案也可以被看作是中移动腐败窝案的第二个爆破点。

重点

数据业务部门崩盘

李向东和李华相继出对情况造成了2次净化事之后,马力(中移动数据部原副总经理)便已曝露在反腐的雷达之下。

数据业务这一线的调查路径,目前广为流传的是这样一种说法:有关部门先查马力,马力牵出王雷雷(空中CEO),王雷雷又牵出了叶兵(中移动数据部原部长、原卓望控股CEO),叶兵又牵出了SP——无限讯奇公司。

这种说法目前无从证实。可以肯定的是,除了马力与叶兵之外,跟他们关系甚密的王雷雷和无限讯奇公司,是在同一时间段里共同处于调查范围之内。

目前,可以查询到的有关马力与叶兵的信息很对电液伺服消息万能实验机的液压系统少,甚至他们是否已被“双规”,中移动总公司都拒绝向媒体确认。与“李向东是否还在国外”一样,目前,这也是中移动官方尚未解释的谜团。

马力与叶兵在公司里似乎比较低调,本刊采访中移动和卓望的员工时,很多人都称“没什么印象”。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甚至说,他没见过这两个人,“只是两个小萝卜头”。

马力是四川人,他与李向东的四川移动无线音乐基地到底有多深的利益瓜葛,目前尚不得而知。早年在广州移动,他从学徒做起,因业绩突出,后来升任广东移动数据业务中心副总经理。2004年10月,因广东整顿SP市场得力,马力调入中移动数据部,任营销处处长,2006年升任数据部副总,分管无线音乐基地在内的多项关键业务。

据说,马力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他曾向朋友回忆,从做学徒时师傅就有教诲:“别看别人吃喝送礼痛快,只有当你退休后,别人还愿意跟你吃饭喝茶,才是真朋友。”

与马力有过交往的人都称,此人为人低调,做事缜密,讲义气,在业内颇有人缘。他草根起家,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如今出了事,令人惋惜。

叶兵是湖南人,毕业使受力时能起到均衡作用于湖南大学通信专业。他在中国移动内部资历深厚,早期曾任中移动数据部总经理,2005年调任大客户部总经理。2008年2月,为进行移动梦“二次革命”,加强中国移动在无线互联领域的竞争力,叶兵被调任卓望信息CEO。无论是数据部总经理,还是卓望CEO,都是中移动增值业务体系中最具话语权的大员。

2000年开始建立的卓望,一直是中国移动最重要的子公司,投资方包括中国移动、美林、惠普和沃达丰。调任卓望之后,叶兵一度为卓望实现了宏大的“构想”:中移动2010年增值业务收入达1514.35亿元人民币,占集团总收入的31.2%。他还计划将卓望独立上市,成为中国排名前十名的互联公司。

在过去的10年中,卓望先后成立了数家公司,始终是中移动增值业务的支撑体系核心,包括运营移动梦——移动梦是圈内最具价值的增值业务平台,造就了SP的黄金时代。不少与中移动关系密切的SP在短时间积攒了巨大财富。卓望在中国移动内部和SP圈子中更一直被称为“小数据部”。甚至于其他SP接入中国移动,第一个打交道的都是卓望,而不是数据部。

马力被调查时,有人说,此事极有可能成为引发中移动新一轮地震的震源。

叶兵被调查后,又有人说,叶兵卷入漩涡有可能引发更大的震荡,并将对中移动数据业务体系带来极大的冲击。

不是尾声

谁会是下一个?

马力和叶兵被调查,传达出了两个非常敏感的信号:

一是中移动反腐风暴刮向了数据业务“重灾区”。有消息称,马力已交待了一份多达60人的初查名单。此事无论真假,足以让许多人心怀惴惴,寝食难安。中移动数据业务部门的某些负责人利用手中职权参与SP经营,或间接持股,甚至开“关联公司”,从中牟取非法收入,早已在电信业界传得沸沸扬扬。

二是他们被调查很可能意味着SP们的灾难。神州泰岳、无限讯奇、秦科技等公司,王雷雷、田涛等SP界“大腕”都传出了被审计、被调查的消息。此事还意味着过去中移动与SP固有的合作模式很可能被否定、被推倒重来,其中的利益格局可能将发生深刻变化。中移动的数据业务利益链复杂,牵涉许多合作方,关系上万家SP、几百万从业者们的生计,的确非同小可。

有消息称,中纪委调查组已经进驻中移动。6月5日,中移动官方专门为此进行了“辟谣”。其发言人称,公司内涉嫌违纪接受调查的只是极个别人员,并称:“目前中国移动干部员工队伍稳定,生产经营秩序正常,企业继续保持良好的发展态势。”

从审计署知情人士处获得的最新消息是,审计部门刚刚进驻了中移动。此外,中纪委的知情人士也向本刊表示:“(对于中移动的腐败问题)一直在查,尚未结束。”

此间,还有媒体报道称:“为了彻查三大运营商的腐败问题,中纪委已经向三大运营商派驻了调查人员。”这一说法目前尚未得到证实。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的内部人员对此予以明确否认。《京华周刊》获得的消息是,审计部门去年已经完成了对中国联通的审计,而对中国电信的审计刚刚开始。

如果说张春江落马拉开了中移动反腐风暴的序幕,施万中被调查算一个开局,李向东出逃算一个小高潮,那么,目前对马力与叶兵的调查,或许只是处于继续深入的阶段,接下来,谁会是这场反腐风暴中落水的下一个,仍未可知。京华周刊

郑州西服订做
郑州西服定制
郑州西服定做
郑州西服设计